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勐龙知青的足迹

文龙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夕阳徘徊在楼宇之间,即将坠入到西山,天边的白云由黄变红绚丽多姿,把一片红色洒向地面,就像燃烧着的一团火,把蔚蓝色的天幕染红,夕阳落日,余辉更灿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转载]激情年代的记忆 ( 十二 )  

2012-08-21 11:18:00|  分类: 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的博客被屏蔽,无法进入。目前我是从后台进入,时间受限,因此不能更多浏览,对不起。再见!

 

      

 

 

     周日下午,正在午睡的周建平(上海知青)突然被一阵嘈杂声吵醒,走出寝室,只见连队的操场上人声鼎沸,便朝那里走了过去。

 

  繁重的体力劳动,并没有影响大家对篮球的热爱。尤其武装连成立以后,年轻人精力充沛,吃过晚饭“晚汇报”之前,连队的操场上,经常会出现一些身手敏捷,步履矫健的灌篮高手,或三步上篮,或凌空远射……每逢节假日,连里便会组织一些篮球比赛。

 

 “篮球怎么不打了?”周建平有点奇怪,走到人群处,只听见苏新有(一排一班班长)正双手叉着腰,盛气凌人地大声说道:“都说你们知青会打架,我看不见得,不信?今天我们就来比摔跤,谁敢与我来比?”一些老职工则众星捧月似地簇拥在他身后。

 

 “怎么回事?”周建平问道。“今天篮球比赛,为抢篮板,知青与苏新有班里的老家伙们,发生了一些肢体上的冲撞,苏新有认为他们吃亏了,就跳起来了。”上海知青潘宏彪悄悄地告诉周建平,俩人正说着。耳边又传来苏新有的声音:“怎么,都憨包了?连摔跤也不敢?”看到操场上无人应答,苏新有得意非凡,“我看这样,在场的知青,有一个算一个,谁敢来与我摔跤,我就让他抱后腰。”狂语一出,全场皆惊。

 

 苏新有(云南景谷人),当年三十多岁,中高个子,篮球高手。体格强悍,身手矫健。记得有一次我们上伐木山种包谷,砍坝时,惊起一只麂子,苏新有拔腿就追,只见他越追越近,纵身一跃,扑了上去,结果仅差一步,让麂子逃了。苏新有却面不改色……

 

 看着面面相觑的知青和不可一世的苏新有,周建平走了上去,“老苏,这跤如何摔法?”“哦,原来是二班长周建平,你也想来摔跤?”苏新有口气依旧:“我也让你抱后腰,无论你用什么方法,只要能将我摔倒,就算你赢。”“老苏,我看还是算了吧,不管谁被摔倒了,面子上都不好看。”周建平劝道。“大丈夫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你咯敢摔?”周建平的劝说,反而让苏新有更加狂妄。“周建平,要你充什么好人?让你们抱后腰都不敢摔,你们知青都是些没胆量的憨包。”老职工中有人出言不逊。

 

 “那好!我来与你摔,不过,用不着抱后腰。”周建平说。苏新有一怔,但大话已出口,覆水难收,“不行,还是让你抱后腰。”“好吧。”周建平也不再坚持,上前一把就抱住了苏新有的后腰。“可以开始了吧?”周建平问道,“好,开始!”苏新有答道。

 

 摔跤开始。只见周建平双手一使劲,抱着苏新有的后腰就往后摔,苏新有急忙用手夹住周建平的脑袋,一招千斤坠,稳住下盘,身子微微向前一冲,不料,正是这微微一冲,露出了他重心前倾的破绽。说时迟,那时快,周建平突然变招,一记铁拐李绊腿,右脚别住了苏新有的左腿,双手趁势发力,把苏新有往前一摔,只听得“扑通”一声,苏新有一个“狗吃屎”,趴在了地上。

 

 半晌,苏新有从地上爬了起来,悻悻地看了看周建平,一声不吭地走了,喧闹的操场随之也寂静下来。

 

 

 几天后,武装连奉命支援生产连队挖橡胶穴。周建平的二班和苏新有的一班在排长谢正国(绰号:谢大炮)的率领下,开进十四营的荒山野岭。

 

 周建平带领着二班的一帮兄弟们,汗流浃背地挖着梯田。一抬头,发现一班的尤××(上海知青)却悠哉悠哉地到处闲逛,便问道:“你怎么不去挖梯田?”“我挖不挖梯田,关你什么事,你又不是我们班长,你管得着吗?”尤××一脸的不屑,一边说,一边朝潘宏彪(上海知青)那里走去。

 

 忽然,远处有人在喊:“谢大炮来了。”尤××一听到喊声,立即快步走到潘宏彪跟前,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锄头,装模作样地挖起了梯田。“你怎么抢我的锄头?”潘宏彪急了,伸手去夺锄头。“我就抢你的,怎么样?”尤××用力一推,潘宏彪一个趔趄,摔倒在梯田上,“你怎么打人?”“我今天就打你!”说着,尤××冲到潘宏彪面前,挥拳就打。

 

 看到这里,周建平忍不住了,走上前去,拉住尤××,劝道:“算了算了,出门在外的,大家都是上海人,不要自己人欺侮自己人。”“你算老几?不要你管。”尤××一脸嚣张。“哪有你这样欺侮人的,今天这件事我一定要管。”周建平火了,冲着尤××喊道。“你管,我让你管,我今天就连你一块打。”说着,尤××挥拳就向周建平打来。周建平侧身一让,回手一拳,正中尤的鼻子,尤的脸上顿时开起了油酱铺,红的、紫的一股劲地往外冒……

 

 周建平正想一不作二不休,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,耳边却传来排长谢大炮的吼声,“住手!周建平,不准打人!”“是他先打潘宏彪的,还要动手打我。”周建平辩解道。“不要狡辩,明明是尤××被你打得满脸是血,你还要打,我都亲眼看见了。”说着,谢大炮来到周建平身边,指着他说:“你是班长,怎么可以打人?这事一定要处理。”

 

 “晚汇报”时,谢大炮描述了他亲眼所见的周建平打人事件,狠狠地批评道:“周建平,你是班长,身为干部,怎么可以随便动手打人?”周建平刚想辩解,后边却传来了一阵哭声,回头一看,原来是苏新有,真没想到,平时五大三粗的汉子,此时竟然也能哭得如此有声有色,声泪俱下。只见他一边哭一边说:“打得太狠了,打得太狠了,都是阶级兄弟,如何下得了手?”……

 

 两天以后,周建平的班长就被撤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